猿美官糖集合中心

我们不生产糖,我们只是糖的搬运工。

【全员K小说汉化】八田美咲、垃圾桶、伏见猿比古篇SS

全员Kside story猿美相关三篇翻译。已授权。


2000年春 八田美咲
作者:壁井有可子(黄)
图源:阿呆  翻译:碟  校对:白


“我叫八田。”
在他们初次见面的那天,八田先生这样介绍自己。几个月后,八田美咲成了八田美咲。他蹲下身子注视着六岁的八田的眼睛,但并没有做出摸头之类的对待小孩子的动作,而是真诚地介绍了自己。

八田一脸困惑的抬头看向站在身旁的母亲。此时他的母亲正在等待八田的回应,看起来有点尴尬,有点害羞,有点紧张。
此刻母亲脸上的表情不是他熟悉的“妈咪”的表情,让八田感到有些不自在。这个男人让他的母亲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表情。

“我们今天要和八田先生一起吃晚餐哦。”

不久后他们三人就一起出门用餐了。八田那时才刚刚从外面玩了回来,于是他母亲给他换下了脏兮兮的衣服,换上了一套“更高档一点的”,
接着他们又去了一家比他和母亲偶尔去的家庭餐馆“更高档一点的”餐厅。

那时候八田也有点喜欢八田先生了。当他的母亲和八田先生说话的时候,八田会情不自禁地插入他们的对话,然后他的母亲会训斥
他“美咲,安静点”,但是八田先生却从未嫌弃过他。八田先生虽然并不了解当时很流行的一种集换式卡片游戏,但他却很了解棒球队。每次八田和八田先生见面的时候,八田总会热情地告诉八田先生所有他们没见面期间发生的事情,而八田先生都会不厌其烦地倾听。

“叔叔你看这个!这是我前段时间得到的超稀有的白金英雄卡,这张卡特别厉害!还有这张……”

当八田正热情高涨地讲解着他摊放在餐馆的漂亮桌布上的卡牌时,他母亲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并提醒他说:

“美咲,吃饭的时候把你的卡都收起来。”

平时在家会像长了角的鬼一样怒斥“给我注意点,美咲!”的母亲,如今在八田先生面前却没有了平日的气势,于是八田趁势敷衍道:

“就再一会儿!我晚点吃!”连视线都没有从卡片上移开。

“美咲君,今天我有件事要说”,八田先生突然很严肃地说道。因为觉得有点奇怪,八田在桌子下面毫无规矩地晃动着他的双腿,微笑着看向八田先生说,“什么?”

八田先生把他的大手放在桌上紧紧地握在一起,表情显得十分紧张。

“请把你的妈妈嫁给我吧,我一定会让你和你妈妈幸福。请让我来保护你妈妈一辈子!”

这句话使得手里拿满了卡片的八田吃惊地眨了眨眼。

八田先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,一个与在河边捡到的那种鹅卵石一般大小的盒子,他把它放在了桌上。黑盒子的造型像圆圆的骰子,盒子被丝绸包了起来,放在白色的桌布上就像一颗珠宝一样闪闪发光。

八田看向他的母亲,她正双手捂着嘴巴,泪水在眼眶里打转。八田一边强装着笑脸,一边马虎地将卡牌收好,沮丧地和手一块儿放到了桌子下面。

八田先生在桌上打开了盒子,里面柔软的垫子中夹着一颗银色的戒指。这颗戒指和八田本打算长大后给妈妈买的一样,上面有一颗朴素的小小的宝石,很适合他妈妈。

“美咲,可以吗?”

母亲在接过戒指之前,小心地询问他的意见。因为她这么做了,因为她首先询问了他的意见,他没办法说不。

“嗯。”他回答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空洞。但是,他觉得只要母亲没有听出来那就够了。



“怎么了?你一直在憋着想尿尿吗?”镰本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八田一直把注意力放在裤子的口袋里。
八田用自行车载着还不会骑车的镰本出来玩,他们今天甚至来到了购物中心这么远的地方,在玩具卖场光看不买。而昨天则是去餐馆吃饭。

“不是啊,才不是尿尿。”

“那是肚子痛吗?”镰本白白胖胖的脸探了过来,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。

“不是!”
八田撅着嘴回答,无意识地又把手放在裤子口袋上,碰到了在口袋里动来动去的突出物。看上去本没有尖锐的角的盒子,八田此时却感觉到它像长满了刺一般在攻击自己。这下真的肚子痛了起来。




“……我突然想起还有事,回家吧!”
骑车一路疾驰回了家,尽管车后坐了个有他三倍体重的镰本,他仍旧竭尽全力地骑着。


回到家后,他瞄了瞄餐厅。
“该怎么办啊……不见了……”
母亲一边嘟囔着,一边在橱柜中翻找。
“该怎么办啊……为什么……?”她自言自语的声音里混入了嘶哑的哭腔。

八田把他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,趁母亲背对着他时,将它悄悄地放在饭桌上,接着蹑手蹑脚地退出了餐厅。


他回到玄关把鞋子穿上,然后重新做一遍回家的动作。把脸颊向两边扯了一下做出一副笑脸,深吸一口气,开心明朗的喊道:
“我回来啦!”
从肚子中喊出这一声后,他的肚疼也消失了。


2013年12月17日       TSUKUMO 99式(垃圾桶)

作者:宫泽龙生(红)
图源:阿呆   翻译:moo


「工作进行中。工作进行中」
TSUKUMO 99式·个体识别机GR99A508号在摄像镜头捕捉到的某物前停下脚步。


那件物品掉落在自助餐馆附近的树丛里。一同发现的还有被枝杈勾住的破纸袋。508号伸长机械手夹起了物品,并将它举高。
该如何妥善处理这件被暂称为失物X的物品呢?508号的人工智能系统开始了高速运算。


TSUKUMO系列是苇中学园岛内配置的清扫机器人。在学园内捡到东西时,它们会依据各个的污损程度,以及由日积月累数据构造而成的学习型筛选程序作出判断。那个是「废弃品」也即为「能够消除的垃圾」,这个是「遗失物」也即是「需要归还给持有者的物品」等,对捡到的物品进行分类。


镜头映照出被机械手举高的失物X,从图像得知的基本信息纷纷弹跳出来。


颜色=白、粉红。材质=棉、丝绸。尺寸=S。通称=内裤。特别事项1=女性用品。特别事项2=已使用。


由于在学园岛捡到此类物品的机率很低,因此508号的学习型筛选程序也没有掌握相关知识。508号难以决定失物X的处理方式,于是它往同伴们都在登陆的闭合网络征求意见。

从同伴中的一员获取到可靠消息。

——以失物X的图像为参照对象浏览本机记录时,发现本机曾于36X日前的学园正门捡到相似度85%的物品。虽然形状和尺寸有15%的相差,但无疑是失物x的类似物。

——感谢情报。当时的处理方式是?

——将其归类为遗失物,把它归还给女学生失主。

——了解。那本机也将失物X归类为遗失物,并把它还给失主。

这时收到了另一位同伴的报告。
——508号,根据这两小时内在学园岛巡逻TSUKUMO全员的影像记录,失物X的失主身份已被查明。

——感谢情报。失主的学生编码是?

——由于失主是校外人士,学园岛的数据库没有相关信息。这边存有七十分钟前失主走近正门的图像。传送图像。

光信号下各种对话交织相错,一片热闹的闭合网络在查看影像时陷入了短暂沉默。
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屹立于连接学园岛与本岛的联络桥桥梁上,肩背巨大细长日本刀的人物。从图像得知的基本信息如下,年龄=25~35岁。身高=4625px。鞋码=687.5px。微烫的波浪鬈发间,有几缕被挑染成紫色。淡粉色的唇边盛满笑意。在TSUKUMO被灌输的世界观里,这是一位相貌能用「美丽」来形容的人物。


——图像查看完毕。接下来确认该人物的当前所在地。若该人物仍在学园范围内活动,本机将迅速归还失物。若该人物已离开学园岛,在收到失物招领前本机将严密保管失物X。

——508号,稍等。将人物A的体格及其他身体特征与特别事项1进行对照后,结果显示人物A有与失物X持有者条件不相符的可疑。

——言下之意是人物A虽有可能是失主,但并非持有者吗?那么人物A与特别事项2的契合性如何?也即是说,穿着的可能性为?

——通过图像测量得出人物A的上臀围,将失物X与图像进行合成分析。结果显示有一定的穿着可能性,但不协调感更甚前者。

——不协调感指的是?

——穿不上。

——…………。一针见血的解释不胜感激。

——倘若这是人物A的兴趣嗜好,我们也不便干涉。建议佯不知情地眯着眼归还。

——眯着眼。

——但是,不排除有偷窃的嫌疑。
同伴的发言让508号的镜头亮起警戒色的灯。

——请立即确认女生宿舍有无非法入侵者。
紧张的氛围顿时在整个网络内蔓延开来,大家正慌乱之际传来了新报告。

——508号,稍等。刚才的图像有误。人物A并不是失物X的失主。这边还混入了其他校外人士的影像。

——怎么回事?请报告图像有误的原因。

——应该与四十五分钟前联络桥的正前方,学园自助餐馆一带爆发的两起可能危及学生安全的骚动有关。当时,学园岛的中央处理系统正收集事发地点附近TSUKUMO们的警告信息。但与其同时遭到了外部程序的攻击。当中系统的部分资料似乎受损。现在中央处理系统已将外来攻击带来的损害修复完毕。重新发送修正后的图像。


再次发送的图像中,被拍到的是一位踩着滑板闯入学园的人物。放大画面查看该人物的手,可以确认对方的手持物是与失物X一同被发现的纸袋。


——人物B符合失物X的持有者条件吗?

——与特别事项1进行对照,结果显示人物B的符合率低于人物A。

——与特别事项2进行对照,结果显示人物B的符合率高于人物A。

——…………也就是说,和人物A相比人物B?

——能穿上。

推算得出各种结论后,TSUKUMO99式一众成功地把失物X归还给原本的持有者。




2013年12月17日       伏见猿比古
作者:壁井有可子(黄)
图源:PP   翻译:白白


“接到御芍神紫以及五条须久那在苇中学园出现的报告后,淡岛君已带领特务队赶往现场。请你在原地待机,等待与淡岛君他们汇合。我办完事后也会马上赶过去。”

“乖乖地听白银之王的吩咐行事吗?”

“一年间生死不明的‘初始之王’归来了,这次就给白银之王一个面子吧。”

“……明白了,我会做好准备迎接先头部队的。”

听到宗像说了“拜托你了”后,伏见挂断了电话。在十米外的地方八田背对着自己也在与他自己的氏族进行联络。“该怎么办啊,草薙哥?我们又没有义务听白银的吩咐,拒绝也可以吧?……诶?安娜说的?”打电话的声音还是那么大,周围都听得一清二楚了。

白银之王一归来,就提出了要与赤之王,以及青之王进行会谈。刚好都在学园岛的伏见和八田便负责联系各自的王,这就是事情的发端。

到底打算做什么呢,白银之王……。室长对于他的意图预想到了几分呢……?

“哇啊!?干什么啊!?”

正陷入思考的伏见耳边传来了八田的吵闹声。

“都说你声音真是太大了”伏见烦躁地回过头,看到的是被机器人的手臂抓住后颈吊起来的八田。

“抓犯人!抓犯人!抓犯人!”

圆筒形的身体连接着车厢的清扫机器人又接连出现了五、六台,从四面八方涌出把八田包围了起来。

“你在干什么啊……”

“我也想知道啊!你不要光站在那里看,快来帮帮我啊,猴子!”

“我才不管你呢。”

那是在学园岛内四处出没的清扫机器人,当然伏见觉得不可能只是单纯的清扫机器人。借着在岛内到处分布,就可以在这个广阔的学园岛的每个角落安装上“眼睛”。大概是披着清扫机器人外表的保安之类的东西吧。

“现在要把你作为内衣小偷的嫌疑人带走,请乖乖束手就擒。”

“内、内……!?哈啊啊!?”

八田突然发狂似地叫了起来。

“你对这个有印象吧?”

机器人像水户黄门举起自己的印鉴一样高举着手臂,手臂上夹着的并非白旗,而是一条白色的内裤。

“……啊!啊啊!说起来什么时候掉了……遇到猴子那家伙,被jungle袭击以后彻底忘记这事了!”被吊起来的八田在自己腰间东找西找了一圈后,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言行有些不对,脸一下子涨得通红:“不不不,虽然是我弄掉的但这不是我的东西啊!”

“无需多言,逮捕,逮捕!”

“都说不是我了!猿比古,你相信……喂别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我啊!!”

“八田……想不到常年的童贞导致你堕落到这个地步了。”

看着伏见的眼神变成了绝对零度,八田也愕然失色,手忙脚乱地大声叫起来。

“我是冤枉的!是猫啊,猫!是那家伙忘在酒吧了,我拿来还给她而已!”

“到底是什么状况才能把内衣给忘了啊。”

“我也想知道啊!啊别误会,我可不想知道!”

“很遗憾,一般的盗窃案是在scepter4管辖外的,如果你要说自己是清白的就自己去证明吧。我很忙,在室长过来之前有很多事情要做。再见。”

迅速而冷淡地挥了挥手,伏见把手插进裤兜里,转身离开。由于刚才与五条须久那的战斗,学生们像小蜘蛛一样四散逃开,不见踪影,而现在由于八田不断叫唤的声音,周围的人气又开始聚集起来。在众目睽睽之下卷入这种无聊事的话,连我都会被鄙视。

“快想想办法吧,猿比古!内衣小偷这种流言要是真的传开的话,有损吠舞罗的声誉啊!那样我就只能向尊哥切腹谢罪了!什么不好偏偏是内衣小偷……!!”

“……”

哈——,像是不耐烦一样长叹一口气,伏见停下了脚步。

虽然之前安娜的事并不打算记在账上,但这次可是要清清楚楚地记上一笔了。

故意发出响亮的啧舌声,
回头大步地走去。用佩剑的鞘贴上吊着八田的清扫机器人的头部,说道:

“这里是东京法务局户籍课第四分室,这个男人的户籍在我们的管理下,此事由我们来接管。”

清扫机器人转动头部,眼睛里的镜头交替闪烁着蓝色和黄色的光。像是在传递信号一样,数秒后,“确认完毕,承认把该事件交由东京法务局户籍课第四分室处理。”

从刚才一直使用的武士语气突然转变为事务性的机械声音,很干脆地就把八田放开了。突然被放开的八田一屁股坐到地上发出“好疼”的声音。“帮,帮了我大忙,猿比古!”

“别大声宣扬自己的罪状好吗,你是笨蛋啊。”

面对舒了一口气后向自己道谢的八田,伏见冷冷地岔开了话题,把佩剑收回腰间。反正这个学园有着黄金氏族的气息,所以向“上头”确认之后就能轻易通过了吧。看着排成一列的清扫机器人撤退的背影,轻轻地哼了一下—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看向了自己的手掌。

手上是机器人顺手交给自己的女式内裤。

伏见视线转向八田,“……给你”,一边把东西伸向他,八田见状脸色大变,迅速将两手藏在身后,并踏上滑板向后一点点地滑去。“你这家伙……开什么玩笑!”

“由,由你来还给那家伙。”

“这是你的东西吧!你自己负起责任啊!”

“才不是我的东西嘛!”

五分钟后淡岛到达现场,伏见喘着大气说“拜,拜托您了……”并把东西交给了她。在这之前,伏见与八田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,大声吵闹着要把内裤硬塞给对方。


评论(14)
热度(258)

© 猿美官糖集合中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