猿美官糖集合中心

我们不生产糖,我们只是糖的搬运工。

【BD7特典小说汉化】《寻找未来的少年》

BD5特典小说翻译,已授权。

作者:あざの耕平

图源:芒果  翻译:阿叁、缝缝、白白、鸡腿    校对:雨影哀 

寻找未来的少年

 

 

有人在呼唤我。

被这声音中包含的强烈思绪动摇,他睁开了眼睛。

不知是在何处的巷子里,他坐在柏油马路上,背靠着大楼的墙壁。眼前,一位少女和一位少年正探着头,盯着他的脸瞧个不停。

那是一位美丽的少女和一位气势凛然的少年。两人屏息凝神地望着他,眼神里惊讶与紧张,安心与不安激烈地相互斗争着。

但是……

“……你们,是谁?”

自己从未见过这位少女和少年。话说回来,这里到底是哪儿?自己来这里干什么?

想要回忆起过去的事,却失败了。

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,只知道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中。虽然记忆还是混沌一片,但身上传来的感觉大致让他有了个模糊的概念。不知持续了多少天、多少个星期——悲观一点说,甚至是更长一段时间。意识到那种无知无觉的巨大空白,他忽然感到发自内心的不安与恐惧。

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

另一边,少女和少年听到他的话后都脸色扭曲地倒抽了一口气。看到他们那过度悲痛的表情,他心中反射性地涌现出罪恶感。可他却无可奈何,只能陷入混乱和动摇之中。

从离开的地方传来了利落的号令,各处隐约响起含混不清的爆炸声,与此同时,柏油马路上传来了地震般的震动。似乎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,他越发感到不安和恐惧。

真是又唐突又充满谜团的觉醒啊。

这是他崭新记忆的开始。

 

 

“……高中,吗?”

在东京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,通称“Scepter 4”的办公室里。

被叫来的稗田透糊里糊涂地反问道。

面对一脸纠结的少年,坐在桌前的青年“嗯嗯”地点头回应。虽是寻常的大方动作,却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。

他就是“Scepter 4”的室长,宗像礼司。

“幸好——这么说可能有点问题,你已经被以前打工的地方解雇了,公寓的房租合同也已经过期。那个高中里也有学生宿舍,我认为现在一边上学一边重新考虑自己的将来,对你来说比较有意义。”

“但是,我并没有那么多钱……”

“这点你无须担心。”

宗像说得轻描淡写,视线越过眼镜看向站在一旁的副官。

淡岛世理微微颔首,说道:

“‘非时院’的……不,多家民间企业共同设立了非常优厚的奖学金制度。恕我冒昧,已经事先为你申请了,也收到了审查通过的联络。入学金和学费已经免除了,补助金也得到了批准。如果你打算入学,这是个好机会。”

虽然很程序化,淡岛的语气却十分温柔,为了稗田着想而劝导的意思也很明显。但是,稗田脸上浮现的却是稍显消极的困惑神情。如果冷静考虑的话应该很高兴——毕竟是出乎意料的幸运,但老实说他高兴不起来。

不如说——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大概这种情绪体现在了自己脸上。“哦呀?”宗像有些故意似地歪了歪头,“你好像没什么兴趣呢?的确,从年龄上来说,入学差不多迟了三年。可即使如此,你不觉得这也是不错的提案吗?”

“哪,哪里是不错,简直是非常感谢您。像我这样的人还能上高中什么的……可是……”

“害怕吗?”

对着坏笑的宗像,稗田慌忙摇头。然而,宗像确实是一语中的。

“那个……为什么大家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,我真的完全搞不懂……”

至今为止的人生中从未有过如此幸运的经历。不如说,反而尽是遇到倒霉事。所以听到实实在在的“好事”之后,反倒觉得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对而产生警戒心。不管怎么说,自己和Scepter 4一点关系也没有——“应该”没有。

话说回来,即使特地骗了像自己这样的废柴,他也不觉得宗像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。

——所以只是担心过头了。

“不用担心。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了,前段时间的‘Jungle’事件中,虽然是间接的,也还是欠了你巨大的人情。这份恩义,即使你不记得了也不会改变。为你尽这些力并不算什么。”

“哦……”

“正如室长所说。更何况,受你恩惠的人不止我们。要说的话,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得到了你的帮助。至少这份礼物,请你务必积极地考虑一下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淡岛也热忱地说了。他被说得越发心动,不信任感反而越发强烈。本来他就不擅长与人交往,也不是能毫无顾虑就接受别人善意的类型。

稗田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,视线落在地板上。

于是凝视着少年的宗像开口了:

“……而且呢,实话告诉你,有关方面强烈要求,让我们对你的生活和将来尽可能地给予关照。”

“啊?从,从谁那里……”

“从‘欠你最多’的人那里。总之,照顾你,也是我们卖他的一个人情。不过事到如今就算再卖人情给他也没什么好处——只是从我个人角度,可以让我心情舒畅。”

宗像如是说道——这次明显是故意地——微微笑了,站在一旁的淡岛不禁露出惊呆了的表情。

另一边。

——这样啊,还有这样的理由啊。

稗田稍稍有些理解了。知道宗像他们并不只是单纯地为了自己而照顾自己之后,反而放松了下来。

只是现在他对宗像所说的“他”又在意起来。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,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呢?

见会话中断了,淡岛干咳几声:“无论如何,去高中看一看也好,在那之后决定也不迟。”

“好,好的。”

要是真的能去上高中的话那真是求之不得。仔细想想,反正自己什么也没有。即使真的被骗,想来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了。

话说回来……

“要是你不想去上学,也可以来我们这边上班。可能以我的立场说这话不大合适,不过在我们这里工作可是相当刺激的哦。”

对于宗像的提案,稗田更加惶恐了。想着他是不是在开玩笑,试着望向淡岛,对方也平静地点点头。虽然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有那样的价值,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

“总之,高中入学的事情我们会立刻安排,请你做好准备……啊,还有一件事,除了入学之外,还想请你顺便到一个地方去看看。我会让部下带你去的,能去一次吗?”

“啊?什么地方?”

“是在镇目町的一家酒吧。在那里也有一直想见你的人呢。难得有这样的机会,请去打个招呼吧。从客源来看,那还是个不错的酒吧。”

 

 

稗田透是个孤儿。他在地方孤儿院长大,初中毕业后就辗转着打零工来养活自己。

虽然并没有什么梦想和目标,但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境遇而灰心丧气。本着不管好坏,对待万事都节制谨慎的性格,只是淡淡地,踏踏实实地度过每一天。有时连自己也觉得像植物一样,可是对这样的自我评价也没有任何不满。不过是不擅长和他人进行交流,大多时候他都是单独一人。

这样的生活中仅有一味小小的调味料,那就是免费的SNS应用“Jungle”。可以匿名参加并在现实世界参加的“游戏”,一开始就意义不明——不,回想起来直到最后也不知道“意义”何在——即使觉得很可疑,但无意中参加了任务,获得点数并升级的时候,他终于被这个软件魔法般的力量深深吸引。

Jungle给予了稗田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充实感。可以匿名完成任务,让不擅长人情世故的稗田也能够轻松体验与他人接触,Jungle就是这样的系统。更何况,升级之后亲眼见证了高级成员所拥有的不可思议的“力量”,将他那狭隘的世界彻底改变了。

对这个世界上,还会存在自己都意想不到的事而感动。

除了打工以外无事可干的稗田从此彻底投入进Jungle之中,沉迷到连休息日的时候也会特地前往任务较多的市中心的程度。

第二次升级就在眼前时,稗田的终端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任务。

去市中心的某个场所——这样的内容本身并不稀奇,但那个任务只发给了稗田一个人。虽说是全身心投入Jungle,稗田毕竟是低等级别。也许是随机选择玩家的吧,被选中的那些人肯定能获得更多点数。稗田兴高采烈地赶往任务地点——

回过神来,却身处某条小巷,被身份不明的少女和少年围着。

而且已经过了一年多。

这之后,稗田被Scepter 4保护了。在他失去意识的那段时间里,这个世界貌似被卷入了Jungle制造的史无前例大事件之中,造成了巨大的麻烦。跟浦岛太郎一样的稗田从Scepter 4那里得到了各种各样的说明。当然这个说明和向大众宣布的一致,是所谓“官方公告”之类的东西,这种事稗田在无意识间也察觉到了。

“考虑到你今后会回到一般社会,我们觉得你并不需要知道那么多......当然,如果你希望来到‘这边’,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哦?”

宗像如是说,可看到他那样笑着冷静地说,稗田反倒没了任何异议。在失去记忆的这段时间里,对于自己的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都没人和自己详细说过,大概是出于同样的理由吧。

看来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与他们手中的秘密相当“有关系”。该说还有些不相信——不如说是单纯感到害怕,以至于没了忤逆的想法。以往也是像墙头草一般地生活着,而且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。即使不明真相,只要能圆满解决就没有关系。

总之,一年时间的空白剥夺了稗田的工作和住所,还没来得及搞清状况又被叫去谈高中入学的事情。虽然不好的感觉完全没有消除,但客观地想想,自己也没有选择的余地了。

至今为止的人生中,自己的事情从不由自己决定。顺其自然,这就是稗田透的生存方式。

 

 

“噢!小白先生……不对,那个,是叫稗田君吧。嘛,随便坐。喝点什么吗?啤酒、白酒、特制鸡尾酒——”

“不,不用了。我还没成年。”

“哈哈,说的也是。那来点红茶吧,正好有好茶叶。”

出来迎接的是酒吧店主,一位高高的青年,还有简直如人偶般可爱的白发少女。

这两人貌似事先都知道稗田的事情。根据他们的自我介绍,两人分别叫草薙出云和栉名安娜。草薙亲切地开始准备红茶招待稗田,安娜则坐到稗田坐着的沙发对面,面带平静的微笑凝视着他。另一边,带领稗田来到这里的Scepter 4队员,用锐利的视线在店内搜寻一圈后轻轻哼了一声。然后,并不进入店内,只是在门边站着。

带稗田来到的地方,是一个叫做“HOMRA”的时尚酒吧。进入这种酒吧还是第一次。感觉还是个不错的店,但无论怎样都不太习惯,所以总觉得不舒服。只不过,造成这种感觉的最大原因是,本该是初次见面的草薙与安娜却明显知道他的事情——这也是他们显得非常友好的原因吧。

——Scepter 4还好说,像这种酒吧,我并不觉得会和我有什么交集......

但是两人却像欠了稗田“人情”的样子,这对他来说反而只带来了困惑。

“伏见,你也喝点什么吧。”

“……现在还在工作。”

“真辛苦啊。但只是茶水的话也可以的吧,嘛,也不勉强你喝。”

对阴着脸回答的队员,草薙苦笑着说道。他是伏见猿比古。虽然被指名带路时狠狠咂了下舌,但他貌似也是这个酒吧的常客之类的。除了自己外的全员都互相认识,这是稗田最不擅长应付的场合。

然后。

“——看你很有精神的样子,太好了。”

安娜突然说道。

那是与外观一般可爱的声音,只是其中有股与实际年龄不符的强大力量。稗田慌忙答道“啊,嗯。”边挺直腰板。

“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?”

“是,那个……非常抱歉。”

明明比自己小,稗田却惶恐地低下头。实在不擅长沟通——说到底,是眼前这位少女有着不可思议的威严。在察言观色中过活的稗田能感觉到少女身上那与他人不同的气场,而且那气场与宗像的有着相似的感觉。

安娜小声说道:“这样。”

“但是——这样也许更好。你只是无意中被卷入了而已。”

“……啊?”

“所以,再一次的。”

“诶?”

“从今往后,希望能好好相处。”

少女带着极认真的表情说着。

稗田无意识地停下了嘴里的话。从出生开始,像这样直接表达友好的方式还是第一次见。他红着脸支支吾吾,都意识不到自己的行动变得可疑起来。

在旁边说着“行了行了”的草薙将放着茶具的盘子端了过来。

“别那么僵硬嘛。可能有点太自来熟了,但只不过是希望你以后也能轻轻松松过来玩玩。对吧,安娜?”

草薙说完,安娜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稗田无法再忍下去:

“那个……”

声音也变得更大。

“为、为什么啊?为什么大家要对我这么……我、我到底,在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里做了些什么?”

再也控制不住,话语不过脑子脱口而出。

草薙为难地挠挠头,“呃,这个嘛……”地支吾起来。看到草薙这样的态度,稗田立刻后悔了刚才为什么要质问他。大概他们也被Scepter 4禁言了吧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稗田慌忙低头道歉。

但是。

“——你,曾与我们一起战斗过。”

安娜说。

稗田瞬间瞪大双眼。

——战斗过……?

大概这是与自己最不相衬的行为吧。总之,稗田为了不引人注目而老实度日,光为考虑如何尽最大可能不给他人带来麻烦而生活着。与什么战斗之类的,绝对和自己的人生无缘。

但是安娜的表情与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,还是认真又真诚的表情。

“——我们,是如假包换的战友。”

少女接着告诉他。稗田不知所措地坐在沙发上,仰视一旁的草薙。想跟他确认这是不是某种玩笑,草薙却耸了耸肩,对安娜的话表示肯定。

——战友?我吗?

“……请到此为止吧。”

还在入口附近站着的伏见叮嘱道。

“关于这家伙的事,上面的人也说过要注意。”

“明白啦……嘛,事情已经过去了。正如安娜所说,这也算是难得的缘分,从今往后好好相处吧?好吗?”

草薙边说边向依旧困惑的稗田眨了眨眼,稗田紧紧闭上了嘴。

正在这时。

“大家好!”

店门砰的一声打开,新客人走了进来,是头戴针织帽的小个子少年和戴着太阳眼镜的金发巨汉。稗田一眼就看出他们不是自己擅长应对的类型。

不过少年一进店就看见了站在门旁的伏见,大吃一惊僵住了。伏见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避开他的视线。

“……!?猴、猴子……你怎么在这里!?”

“又不是我自己想来的。”

“哦,哦……这样啊。嗯,嘛,也没关系……来了也挺好……好个鬼!啊对了!你,之前异能者的那件事!那个还没说清楚呢!”

“啊?什么时候,哪里的事?话说,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吧。”

面对少年忽冷忽热的语气,一瞬间有那么点尴尬的伏见马上针锋相对地回了嘴。“好了好了,小八田。”草薙皱着眉制止少年。

“这次伏见可是我们委托的带路人,不要动不动就吵起来。”

“哈?但是,草薙哥,带路是什么意——”

这下他才终于注意到稗田。

一边露出惊讶的表情一边用手指着他发出“啊啊”的声音。稗田吓得缩起身子。

“你是白银之——!”

“八田哥,是那个啦,那个,以前不是说过了吗,原来的身体的……”

在震惊的少年背后,巨汉小声说道。看到两人的反应,稗田缩成一团。

安娜为了缓解气氛,向稗田介绍了这两个人。八田美咲和镰本力夫,果然也和无意识时候的稗田有来往的样子。

“这样啊,经历了各种事情之后终于恢复到原本的样子了。哈哈,受了很多罪吧?不过,没事就好!”

八田一副天然的样子开心地说道,和第一印象完全相反,是毫无保留的愉快神色。镰本也深有感慨似地点着头。稗田发出“诶,诶?”的声音,完全一头雾水。

“我说,你今后打算怎么办?要不然来我们这儿吧。我们可欢迎你了,对吧安娜?”

“——只要你想。”

“不,这有点?!”

“……顺便一提,我们室长也有邀请过你。”

“啊!?喂,你!叫稗田对吧。你可千万别去,进Scepter 4可不是什么好事!”

“说的是啊!只要来我们这边,好吃的东西包你吃个够!”

完全无视稗田的反应,周围渐渐吵闹起来。而且处于中心的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。稗田完全不知道该向谁说些什么才好。

——这是什么情况啊?

只是……

回过神来,脸上已绽放出些许笑容。

发现的时候,连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周围尽是不认识的人,八田和镰本,还有伏见也是,全都是自己不擅长应对的类型。然而自己却能如此轻松又愉快地微笑。这种情况还是出生以来头一遭。

一不小心和安娜四目相对,安娜开心地点了点头。

“哎呀哎呀,大家操之过急了,不管怎么说,‘本命’等以后再慢慢决定吧。”

草薙摊开双手哧哧地笑着。

接着转向稗田:

“接下来你是要去参观学校吧?先到那边了解一下情况如何,大概那对你来说是最有参考价值的。”

作为入学对象被介绍的学校占据了整座小岛,是个有名的巨型学校。稗田被这所学校的巨大规模震惊到合不拢嘴。

苇中学园高等学校。

“这个地方一般被叫做‘学园岛’。”

带路的伏见向稗田一一说明。

而且这个学校似乎不仅规模很大,连设备也是最新的,而且师资也是一流。不知是不是错觉,连在校内穿梭的学生们也个个都给人一种精练的感觉。“像我这样的人真的可以来这里上学吗?”稗田问道。伏见毫不修饰地用一句“谁知道”结束了话题。

来到学校的伏见首先去了办事处。似乎预先就联络好了,马上就来了一位女性办事员陪同参观校园。

太阳已经开始下沉,但还没有放学,稗田和伏见就这样跟着办事员在校内巡游。

学校这种地方对于外人来说不是个很能适应的场所。明明没有做什么坏事,仅仅因为不是学生就会莫名地想要逃离。仅仅是走在中庭里时无意间感受到从教室窗口投来的视线,就让人不由得加快脚步。

还有就是占地面积实在太大了。光是在校内走一圈就很辛苦了,如果每个角落都去一遍的话也许一整天都逛不完。

——真厉害啊,竟然有这样的学校。

好像都有点眩晕了。完全无法想象自己能在这里上学,这里不管怎么想都和自己太不相称。

只是……

“那个……不好意思,请问稗田先生以前来过这里吗?”

正沉浸在校园漫步中时,带路的办事员突然如此问道。

稗田惊讶地回答:“诶?没有,怎么会呢?今天是第一次来啊。”

连自己都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说穿了就是乡巴佬进城,但不知道为什么——苦苦思索之际,办事员苦笑着说了句“对不起”。

“因为稗田先生超过带路的我,走到前面去了。”

“咦?是这样吗?”

完全没有察觉到。这么一说,现在自己确实走在了带路的办事员前面。好像是不知什么时候超到前面去了。

“而且刚才出中庭的时候也是——连我都不知道有那样的近道呢,您今天真的是第一次来吗?”

“那是——碰、碰巧吧……”

虽然立刻就这么回答了,脑内想起的却是一年多的空白时间。向伏见投去求助的眼神,少年只是面无表情地望过来,什么反应都没有。结果稗田只好含糊地回答,然后乖乖跟在办事员的身后。

——我知道这里吗?曾经来过这里吗?

不管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。但是,如果说是脑袋忘记了,身体还记得的话呢?所以脚才自己动了起来……

——不不,哪会有那种事。

无法相信这种事,话虽如此,但最令人无法相信的是自己。或许应该干脆将错就错,不要太在意细节比较好。

“校内的设施就是这么多了,稗田先生是要住宿舍的吧?要去宿舍参观一下吗?”

“啊,好,如果可以的话。”

这时刚好响起了放学的钟声,突然间可以感到校内变得热闹起来。

“那刚好,我的任务就到此为止了。”

“诶?伏见先生要回去了吗?”

“我还有工作没做完。你一个人回去也没什么问题吧。而且……我再跟过去的话就变成电灯泡了。”

伏见面无表情地说完这句话以后,露出了一点点微笑。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。然而还来不及发问,伏见连再见都不说一声,直接转身离开了。

“非、非常感谢!”

对着一步步走远的背影慌忙道谢。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反应,起码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

不过——

“你也……”

突然停下脚步的伏见似乎在小声说着什么。稗田吃惊地发出了“诶”的疑问。

“如果能找到自己的容身之处就好了。”

伏见稍微回了下头,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轻声说道,紧接着再次迈开脚步,这次再没有停下来。

这句话太过意外,稗田因为一时无法理解其中意思而呆站着。等到回过神的时候,伏见已经走到无法听见自己说话的距离了。

——伏见先生……

对着变小了的背影,裨田轻轻鞠了一躬。

然后听到背后响起了手机铃声,是从带路的办事员身上传来的。她拿出终端,略微惊讶地说了句“德国老师?”,一边对裨田示意不好意思,一边接起电话。

“喂喂?怎么了,威丝曼老师?……诶?嗯嗯。那位啊,我现在正带着他参观呢,马上就要去宿舍那边……是……嗯,可以吗?他应该也很容易明白……好,好……”

办事员又说了几句,才挂掉电话看向裨田。“怎么了?”面对裨田的问题,她有些犹豫地开了口。

“那个啊,有一位我们学校的老师也住在宿舍里。他好像听说了你的事,想在他自己的宿舍里亲自招待你,顺便给你做些关于宿舍的说明——没关系吧?”

 

 

不出所料,宿舍的规模也很大。而且,在各个宿舍房间都配备了淋浴间和厕所,好像连厨房都有。比起学生宿舍更像是公司职工宿舍,比裨田住的公寓还要豪华得多。如果是这种地方的话,不说学生,老师会入住也不算奇怪吧。

“嗯,其实德国老师是个外号。老师是德国人,但是教授的是英语和物理。他是个很开朗又好说话的老师,所以就职没多久就在学生间很有人气了。但是呢,他是个有点……不,非常奇怪的老师,该说他是远离尘世呢,还是……”

办事员做着有点奇怪的说明。她谈起这位“德国老师”的语气和表情,似乎比她讲述的内容更能说明老师的人品。

但是——连他自己都觉得好麻烦——对裨田来说,直爽又受人欢迎的老师也是他不擅长应对的一类人。理想中的老师,应该是在不必要时从不过问的那种。中学时候也有这样的经历,明明自己甘愿把自己孤立起来,老师还是没完没了管着闲事,实在是令人为难的好意。

——不过现在开始在意那种事也没用了。

无论如何,这次来宿舍只是看看而已。我也真是太爱操心了——这样想的时候,带路的办事员在一间房间门前停下了。

——咦?这个房间……

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。慌慌张张向隔壁房间看去,只看到一扇扇构造相同的门。然而在其他房间都感觉不到的什么东西,却在这间房间前感觉到了。

“就是这儿了。”办事员说着,敲了敲门。

没多久,室内就传来了手忙脚乱的啪嗒啪嗒走路声。怎么了?这样想的下一个瞬间,门被猛然打开——

一名少女和一名少年,像要冲出来一样朝走廊探出头。

美丽的少女和气势凛然的少年。

素昧平生的两人——不对。

裨田睁大双眼倒抽一口气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两个人已经站在了他身边。

两人也睁大了双眼,前倾身子凝视着反射性僵住了的裨田。

然后,

“是以前的小白——!”

少女露出笑容大声欢呼,张开双臂,像撞上去一般抱住了裨田。裨田虽然勉勉强强招架住了少女,但确实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“笨蛋,快住手!”少年慌忙呵斥少女,但是少女像完全没听到一样。

办事员愣住了——可是有点像见怪不怪一般说道:

“雨乃,不是告诉你不要老做这种事了吗?”

“猫,你这家伙,把小白跟你说的话全忘了吗?”

少年把手放在少女肩上厉声说道。少女一脸不服气地“呜喵”叫了一声,放开了手。

即便如此,不过一会儿她的眼神又变得闪闪发亮,像是从来没遇见过这么开心的事一样笑嘻嘻地看着裨田。天真又善意的眼神,如同盛夏的太阳一样散发着热情与活力。

少年清清嗓子,站直身体,重新伸出右手。

“之前还未曾自报家门。我叫夜刀神狗朗,叫我小黑便好——这位是雨乃雅日。”

“叫我猫就好!”

稗田呆了片刻,慌慌忙忙伸出手。

“我,我叫裨田。裨田透。”

少年——小黑握住了裨田的手,微笑着说了句“好久不见”。

——原来如此。

今天一天,自己都在被挨个介绍这些“从没见过的熟人”,也就是说,面前的两个人也是“如此”。宗像他们并不只是单纯让自己来参观高中,草薙不是也说了吗,接下来才是见“本命”的时候。

“虽然积了一大堆话要说,总之还是先进来吧,有人想见你。”

小黑说完,把裨田带到这里的办事员便说“那接下来就交给你们喽”,朝稗田笑笑,然后离开了这里。裨田随后被小黑和猫带进房间内。

果然,室内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。既视感更强了,心跳加速,口干舌燥。

然后。

“——哟。”

房间里坐着一位银发的白人男性。他看到裨田,像是有些怀念,又似乎有点不好意思般害羞了起来。

“像这样跟你面对面,总觉得有点奇妙呢。你是裨田透吧。初次见面,我叫阿道夫·K·威丝曼。但是,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叫我小白。熟人们都这么叫我,也想听你这么叫我呢。”

像是轻轻滑入怀中,仿佛云淡风轻的声音与说话方式。即使初次见面,也有种见到老朋友的感觉。

而且,尽管如此还是从他身上感到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气质。跟安娜、宗像相似的一些气质,但是比那两人的更柔和、更亲切。

裨田几乎是无意识地,像已经确信一般问道。

“……您,知道我丧失记忆那段时间的事对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,那您能告诉我吗?”

“这就要看你想要的是什么了。你对自己的将来,有怎样的期望。”

小白平和地开口说道。“将来……”裨田重复着这个词语。

将来。今后。今天听到了无数遍的词语。至今为止的人生中,自己从没认真思考过这件事,也从不认为自己的人生有这样的价值。

但是……

“呐呐!比起这个,今天没有别的急事了吧?”

“啊,对了,我已经在做晚饭了。今天我要露一手,请务必尝一下。”

“诶?但、但是这么突然……”

在别人家里被留下来吃饭这种事,还是出生以来头一次。更不用说对方虽然认识自己,自己却差不多是第一次见他们。和这些人围着一张桌子吃饭,对于不擅长人际交往的裨田来说,也许只有痛苦吧。

只是。

“……”

闭上嘴注视小白,小白也没有强迫的意思,他的表情似乎在说,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好了。

将来什么的我并不清楚。

但是。

“……好,那,反正机会难得……”

就从决定今天的晚饭开始吧。

裨田作出的这个小小的决定让房间里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。于是,小白他们围坐的矮脚桌上,多出了一份客用的饭碗。

 

END


评论(14)
热度(191)
  1. 松井美智猿美官糖集合中心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猿美官糖集合中心 | Powered by LOFTER